反传销解救服务中心
         反传销负责的专业团队,提供传销咨询、寻人解救、反洗脑。

儿子深陷天津传销 父亲求助反传销寻人解救

浏览数:2835 

   一个月以前,我(姜老师)接到山东泰安一位父亲的求助电话,说儿子可能被网上认识的“女朋友”骗到传销了。 我们知道肯定是被网恋钓鱼的形式,邀约到了江西上饶。说是跟女朋友一起在上饶合伙开店,跟家人要三万元钱。家人怀疑是被传销洗脑了,就没给。随后,家里人失去了他的消息,可能手机被没收了。


    父亲李先生,得知我们可以寻人解救传销受害者,多次跟我联系,一直想过来面谈。由于家里农忙,一时腾不时间。10月15日,李先生又打来电话,想来办公室跟我们一起去出发去江西解救。经过详细了解情况,我们判断,儿子应该不在上饶。因为传销里面不可能告诉详细位置的,如果告诉家人他的详细位置了,那肯定是假的。我们跟求助的商量,先进行手机定位,然后再出发。如果他不在上饶,但是我们已经去了上饶,那就麻烦啦!


     一般都是晚上手机定位,因为晚上他人在住的地方,白天会到处跑,定位就会不准确了。晚上9点多,对受害人进行手机定位,结果发现他在天津静海,他根本不在江西。虽然他用的手机号,是上饶的手机号,QQ状态显示的位置也是江西上饶余干县。这都是传销组织骗人的伎俩。


     17日晚,我跟求助者一起赶到了天津静海。先让求助者住下,他们年龄比较大,一路上也辛苦了。我一个人提前去查看,查看传销窝点的分布和传销大课堂情况。根据定位的大概位置,判断出他就在杨李院、上三里、王家里,这几个村,也找到了他们的传销大课堂。大晚上的去找大课堂,并且大课堂在火葬场旁边,我一个人走在路上阴森森的,吓死我了!一直到晚上11点,才回到我们的宾馆。


        第二天早上,我又去查看传销大课堂,发现这些大课堂,在一个月之前就已经废弃了。墙壁上虽然留着传销人员的传销文化,残留的挂小黑板的印记,但是已经好久没来过了。经过询问当地人的得知,在一个月之前,传销人员都被赶出大课堂,这个废弃的工厂以后也禁止传销人员使用。


(墙壁上内容为“穷人十缺”)


    大课堂废弃了,没有了大课堂,那他们只能在寝室里面上小课,也就是说,他们不出寝室。在外面也不会见到他的人,除非他出来买东西,买菜或生活用品之类!这样找人的概率就大大降低。我只好考虑换其他方式来寻找。找人的方式方法很多,要根据现场情况来判断。

     于是我想到找到当地的派出所。派出所一般不会帮我们找人,因为他们的警力和精力有限。这几个村的传销窝点就有几百个,如果让派出所帮我们去找人,一家一家的找人,是不太现实的。于是我重新分析了定位和地图,判断受害人就在上三里村。我到了派出所,跟他们交流打击传销情况,和我的一些个人经历,以及媒体对我的相关报道。一聊就是一个半小时,他们说跟我聊天很有意思,很聊得来。他们也说了打击传销的无奈,就像打不死的小强,劝说他们也不听,赶走了又回来,……我也跟他们聊了很多传销的内幕和操作。最后民警,给我们派了3辆警车,到上三里,挨家挨户搜。他们经常清剿传销,哪一个住宅是传销窝点,他们都知道。我跟一个民警搜了2个传销窝点,民警接到另一个民警的电话,说人已经搜到了。

 

 

     我们把人带到派出所,我打电话让父亲来到派出所。父亲哭着给儿子了一个耳光,我赶紧制止住。他儿子也低着头不说话,他的谎言被揭穿,也很没面子。


      考虑到他已经被洗脑,我们应该先把他带到了宾馆,先给他儿子做反洗脑,然后再让李先生把他带回家。

   受害者就是被洗脑很深,被传销的偷换概念和发财梦忽悠的很厉害。我重新给他算了一下传销的奖金分配制度——五级三阶制的漏洞,跟他讲这种“蝶贝蕾”传销,讲课讲的是3900的大套产品,做的是2900的小套产品,真是的上总不是393套,而是1100套,……以及网络营销、直销和传销的一些概念,拨乱反正。最后给他讲了上经理的内幕和行业的是否合法的问题。他认识到这是传销骗局,最后我们一起吃饭的时候对我很客气。


    考虑到长期滞留天津不太安全(邵东传销——黑暗日子的痛)需要赶紧撤离天津静海,李先生包了一辆车直达山东泰安。我也赶紧买票进了候车室,才长舒一口气。

求助咨询
 
 
 联系方式
耿老师:13809193299
My title page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