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解救服务中心
         反传销负责的专业团队,提供传销咨询、寻人解救、反洗脑。

解密暴力传销之惨绝人寰折磨的十三日

浏览数:1236 

    我叫鲁万举,陕西安康岚皋县人,26岁,2016年2月27日至3月10日是我人生中最为悲惨的十三日,是抢劫、绑架、勒索犯罪团伙对我惨绝人寰折磨的十三日。
    2月27日(**日):我被一个曾经在东莞打工期间认识的男子冉令平(重庆人)三番五次打电话邀约到莆田,他说在莆田搞烧烤生意能挣钱,让我跟他合伙去搞,再被他三番五次的打电话邀约下让我去看看,我就乘坐了当日由深圳北开往莆田的D2328次车,到达莆田是晚上八点半,我到了车站冉令平给我打电话说让我打个出租车到步行街的沃尔玛,我就打了个出租大概三十分钟就到了沃尔玛,到了沃尔玛我等了一会后他们来了两个人接我,被他们带着走了大概十来分钟后在一个沙县小吃的地方吃了个饭,接着打了个出租,一路上他们不间断的给我说话,车走了十来分钟被他们带到了租住处,到达他们的出租房是晚上十一点左右,进门后我一看屋里情形三道铁门,心想完了,冉令平随即关了门,这时冲出来八个人把我按倒在地一顿拳打脚踢,打了有十几分钟,把我打得双眼肿胀、全身剧烈疼痛,眼冒金花,一阵眩晕,我当时就站不起来了躺在地上,这时他们把我随身物品(一张储蓄卡、两张信用卡、现金上千元、手机、身份证等物品)全部抢走。其中一人对我恐吓说你他妈的晚上老实点不然就弄死你,晚上爬着上了一次厕所,他们全部起来,两个人跟我站在厕所里看着,另外六人全部站在厕所外面,上完厕所又是一顿拳打脚踢他们说我不老实,就这样在全身剧烈的疼痛下躺在地上艰难的熬到了第二天天亮。
      2月28日(第二日):到了第二天上午,他们那八个人就轮流问我家里都有什么人,都是干什么的,都有多少存款,我拒绝回答或对同一问题回答的不一致就被他们残酷殴打,拳打脚踢,用凳子砸,钢管打,每个人都是重复问着同样的问题。询问和殴打了三个来小时,他们叫来一个女的审问我威胁我,让我老实点,问什么就老实说什么,不然就弄死你,下午三点多来了个女的,我不知道她叫什么,他们都管她叫头,问的还是上午的问题,一直问到天黑我没有说什么话,他们恐吓我说不说话以后就叫你别说话了把你舌头割掉,就这样艰难中度过了第二日。
     2月29日(第三日):第三天上午他们又是重复做着第二天上午的事,轮流审问我同样的问题,不让我说话抵抗,只能点头和摇头,一说话他们就煽打耳光,揪扯耳朵,他们说又有个头要来见我让我老实点,过了大概半个来小时,来了个个子有一米八左右的男的又开始问话,问的还是同样的问题,我也回答的和他们一样,这位他们称的头要走的时候说我不老实,八个人一起又是拳打脚踢了一顿,这时我感觉我混身像散了架一样的疼痛,眼睛都快睁不开了,这位他们称的男头目这时让人接来一桶水,还让人抓来辣椒面放在水里,他们八个就把我按倒在地上趟着,这位他们称的头就用碗往我嘴里灌水,我嘴巴闭住他们又两拳打在我嘴上,打的我嘴上鲜血直流疼痛难忍,他们找来叉子敲开我嘴,此时我已完全失去抵抗能力,连呛带吞,就这样被惨无人道的折磨了大半会,差点被呛死,喘不过气来,衣服全被淋湿,下午我装作感冒蹲在地上半天,他们问我什么问题我也什么都没说,晚上昏昏沉沉的在地上睡了。
      3月1日(第四日):第四日我表弟打来电话,他们说接电话要老实点,不能说在哪里,不能说现在被怎么样了,否则就要被立马搞死,电话他们拿在手上让我接听,我表弟感觉我说话语气好像不是很对就在电话上问了一句是不是不正常?我说正常到的呀。接过电话后,他们说我说话的语气不自然,不正常,说要教训我怎么听话,又被八个人按倒在地拳打脚踢了一顿,就这样身心绝望的经历了煎熬的第四日。
     3月2日(第五日):第六天来了个在**天跟冉令平一起接我的那个矮个子男子,圆脸、微胖、个子约一米六左右嘴里不停的嚼着槟榔是负责索钱的,来了就拳打脚踢了我一顿,打的我眼冒金花,说我接电话不老实,把我打完就说晚上六点以前让家人拿三万,不拿钱来今天就弄残废你。过了一会非法囚禁我这屋的小头目拿着我的银行卡来问我每个卡里有多少钱,然后殴打、逼迫我把密码都写出来,他们就拿着我的银行卡出去取钱,过了约四十来分钟他们又进来了,说我不老实告诉他们的密码都不对,又是一顿暴打,找来牙签顶猛刺我的喉咙,让他们拿出菜刀把手按在桌子上,说如果密码还是错的就一天砍掉一个手指寄到我家里。就这样在我万般无奈、陷入生命危机的情况下我只能告诉他们密码。在当日他们将我招商银行的信用卡透支取走两万元、将我交通银行的信用卡透支取走两万三千元。
      3月3日(第六日):就开始问我手机里存的联系人都是什么人,都在干什么,想让我继续叫他们过来他们好实施绑架,我才能出门。我说我给你们叫不来任何人也不可能给你们去叫人。他们说我教不好要好好教训我,又被八个人痛打一顿后昏昏沉沉过了一天。
     3月4日(第七日):他们将我三张银行卡中的工商银行储蓄卡的两万五千元取走。
     3月5日(第八日):他们继续逼迫我叫人来,被他们轮流训斥扇耳光、扯耳朵,说把我教育不好就天天往死里打,啥时候把两个人叫来啥时候出门。我说我给你叫不来人我也不会去叫人,既然痛不欲生你就直接把我打死或杀了。
     3月6日~8日(第九日到十一日):基本上做着和第八日同样的事,除了逼迫就是殴打。
     3月9日(第十二日):今天算是惨遭折磨得最后一日,白天依然是殴打、逼迫,他们说叫不来人就要让家里人打三万出门费才能回家,我说钱你们也取了,人我是叫不来的,家里也没的钱,你们要么让我走,要么就直接把我搞死算了。到了晚上十一点多,非法囚禁我在这屋的所谓的犯罪团伙头目对我说既然你要回家,他妈的我就送你回家,等会我就送你走,老实点,要是不老实就地弄死你,犯罪团伙头目就叫了屋里一个贵州籍男子姓李,把我挟持走,临走时把我眼睛蒙了不让我记住任何标记和路标。到了楼下就看到那个曾经接我时的矮胖的抢劫、绑架勒索犯罪团伙成员之一从出租车下来,他们把我挟持上出租车,把我头按着依然不让我看城市的任何标记物,出租走了大概四十来分钟,来到了那个大头早已安排的一家涵江老汽车站对面的有家公寓,在这个地方住到第二天,晚上押我走的所谓小头和那个所谓的李姓男子一直在门口守着。
      3月10日(第十三日):早上,抢劫、绑架、勒索犯罪团伙成员小头之一打电话叫一个称为豪哥的人找来一两出租车,又被他们押到出租车上送到了一个汽车站,到了汽车站见到了所谓的豪哥就是汽车站拉客卖票的人,直到他们把我挟持到一个福州开往安康的大巴上威胁我你的手机上你的家人的联系方式和照片都有手机和身份证在我这我都保存了,如果你要报案我就派人到你家杀死你的全家人,等大巴开出后他们才离开,等车开出一段时间后我随即向司机求助打110并下车向警方报警。
      在被这一伙匪徒绑架的十三天里,遭到了非法拘禁、限制人身自由、故意伤害、绑架勒索、抢劫,身心受到了巨大的伤害、痛不欲生,财物损失七万余元、手机、身份证均被抢走,透支的信用卡让我负债累累,生不如死,让我活下去的勇气一度都没有了,现在老婆要和我离婚,两个年幼的孩子还要抚养,父母年迈卧病在床,从没有这般的绝望过,至今过了一个来月身上还隐隐作痛,这伙人是明目张胆的绑架勒索、故意伤害、非法拘禁、抢劫,请求福建省莆田市公安机关将他门全部抓捕归案,出重拳打击这伙犯罪分子的嚣张气焰,给我一个公道,维护人民群众的合法权益!这是受害人鲁万举的自诉!

求助咨询
 
 
 联系方式
耿老师:13809193299
My title page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