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传销解救服务中心
         反传销负责的专业团队,提供传销咨询、寻人解救、反洗脑。

亲历广西传销大叔的血泪控诉

浏览数:135 

据广西市场监管局在11月19日通报,今年以来,广西共捣毁传销窝点2500个,查获从事传销人员15500余人,解救受骗人员1260人,教育遣返传销人员10800人,遏制了传销发展蔓延势头。

广西的传销活动确实是比较活跃的,不吹不黑,实话实说。但是这导致了很多人以为广西人喜欢搞传销,真是是天大的误会。

传销有个特点,就是不要本地佬,因为怕本地佬加入后,家属会来闹事。而且传销只针对熟人,人家根本不要陌生人。

所以,你们在广西看到的传销人员,基本上都是外地人外省人,简单来说,就是外地人把广西一些城市当做传销窝点了,但是搞传销的其实不是广西人。

我们本地人其实对传销是很反感的,奈何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啊。

下面小编为你讲述一位亲历传销大叔的故事,以下均为自述内容:

“2016年8月在湖北上班的我接到了一个不常联系、基本无交情的朋友打来的电话,现在回想起来,这个电话声声给我上了一个大课。

他给我打电话时我也很惊讶,我和他在西安认识不到仨月,就只有过一次一起吃过饭的关系,一直觉得往后人生应该没有什么交集。

不过心情还是不错的,打电话找我说明人家还惦记着我,说明我这人可以(现在只能怪自己太傻太天真,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的道理都不懂)。

经过几天的电话联络,互相扯感情,过了一周左右,他在电话里说他现在在广西南宁那边上班,工资高待遇好,还刚好缺人,让我过去跟着他干。

我当时总感觉有什么不对劲,毕竟我也出来见过世面,知道社会险恶。假如我当时就回绝了他,这事应该就这么结束了,可能是我命中由此一劫吧。

差不多又过了一个月,我当时工作与生活都不顺心,正在烦恼要不要换个新环境工作。

好巧不巧,这时候他又打电话来了,又给我介绍了他的工作。还给我发了很多他在南宁玩的图片,还有他拿着好几大叠的现金照片。

我当时真的被迷惑了,我心动了,我开始一点一点相信他了。当时就天真的以为传销是那种你情我愿的东西,要加入要经过同意才行,大不了不干了老子就跑路,只要不被洗脑就OK。于是就决定去了。

我从机场打车到了他给我说的地址,是南宁东站附近的一个医院。我在那等了一个多小时他才来接我,带我进了一个小区,进了居民楼二楼出租屋。当时**感觉是很简陋很小。屋里有两男一女坐在沙发上,看得出来他们就是在等我。

一进屋那两男的就很热情的给我放行李,然后女的把我拉沙发上座一个劲的说你真帅啊,帅哥帅哥的叫个不停。

给我放完行李的那两男的也过来坐着套近乎,也是左一个帅哥右一个帅哥的叫。后来才知道刚被骗进去还没洗脑成功交钱的,男的都叫帅哥,女的都叫美女。等你洗脑成功完全交完钱完全加入他们后就都叫老板,李老板陈老板的。

我当时已经确定自己是进了传销窝了,但你大叔我并不觉得害怕,我有差不多又一米九,长得比较壮,体重一百六左右,打架斗殴经验也比较多。当时真的感觉自己一人完全无压力干翻他们四男一女。(四个男的都没一米七还很瘦,女的更别提了)

就在我准备摊牌走人的时候,有人回来了,是个身高和我差不多体型也比较结实的家伙。他一回来包括我朋友在内所有人都站起来跟他打招呼握手,看起来身份还不低。

后来才知道他是这个传销窝的直属主任。他们内部级别分为业务员、主管、主任、经理、总经理五个级别。从主任开始有保底工资,保证饿不死。

这个宿舍主任叫老鬼,应该是外号,差不多跟鬼一样黑。是个彝族人,这个传销组织基本全是彝族,说南宁的最高管理人是个叫拿黑还是拉黑的彝族人职位是经理。

老鬼又是一番吹捧他说他以前多牛多牛还砍过人做过牢。

说实话我这个时候心真的开始慌起来了,人是越来越多,打起来我一人铁定被干翻。我当时真的开始后悔了,后悔没早走离开后悔来这个南宁。

正在我紧张不安在想怎么逃出去的时候,那个老鬼估计时间差不多该跟我摊牌了,拉着我进了一屋子,里面有至少20几号人在里面盘腿坐着,那房间也就十平米左右。

当时心里一阵后怕,幸亏当时在外面没有和他们干起来,不然有我的苦吃。

老鬼用方言跟他们说了一阵子,我全程不敢动,随后就被带下来楼,去另一个出租屋。

打开门,十几个二十个人在地上打地铺躺着,我当时心里真的是在骂娘,悔得肠子都青了,这可怎么逃走,窗外被焊上了,出口就只有这个门。

从第二天开始,都会有人来给我们讲课,讲怎么样发大财赚大钱,每天就只能喝白粥加咸菜,隔两天才能吃一次饭。当时有一个兄弟实在是饿得不行了,在上课的时候直接跳起来大骂“老子不干了,快放老子走!”

后面就被几个壮汉抓出去,那位兄弟拼死反抗啊,但是还是被摁在地上捶,被拖走。

没有人敢站出来,我当时一腔热血,只想上去干死这群畜生,老子一米九啊!长那么大,什么时候受过这种气?怒骂一声就上去刚,那个讲课的老师被我一拳打掉几颗牙,脚直接踹到旁边一个壮汉肚子那里,对方直接蹲倒在地上。

太解气了!当时脑子里就想着,今天要么还我自由,要么鱼死网破!

越来越多的人站了起来,现场一阵混乱,灰尘四起,不断的有血和口水往地上滴,全程吼叫……

后来警察来了!原来,警察早就注意到了这一带经常有大量人员聚集,一直在默默展开行动,“起义”当天,正好对上了警方收网

你可能不信,在警局录口供的时候,我委屈得差点哭出来……”

大叔算是幸运的,起义当天正好遇上警察相救,被洗脑的过程也粗糙,如果真的被人洗脑了,大叔的后半辈子,估计也是受影响极大。

传销里面的高强度洗脑在某些时候是令人产生疲惫,但归根到底还是多年积累的压力,一个人无法释放的心魔最终引导了后续的行为。

可以这么说,一个人一旦人格分裂成为了另外一个人,他便会很痛苦,这种痛苦得不到有效的解决,就会影响自己往后,也会影响整个家庭,甚至家族,再严重者危害社会。

于我们而言,他们是患者,但对其他人来说,或许会把他们当成疯子。更多的时候,我面对忧郁症,焦虑症,狂躁症患者会有一种无言的悲鸣,因为当你开口让他们去看病时,十个里面有九个人会振振有词的回答;“我没病!”就像传销人员在面对家人的时候,信誓旦旦的说:“我没干传销”。

你的身体看不出毛病,但心里早已影响了自己而不愿意诚实面对,生活能够好得起来吗?讳疾忌医却是国人的通病,着实令人心疼又无力。


求助咨询
 
 
 联系方式
耿老师:13809193299
My title page contents